海南藏族 【切换城市】

首页 > 知识问答 >新闻内容

租客网具体怎么操作?

来源:租客网 2020年09月08日 10:48

下载APP注册平台账户,点击申请合伙人,填写信息后发布出租房源信息就可以了。

相关推荐

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

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.9亿元,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。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,十年一大坎,而今年的餐饮行业,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。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,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,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,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,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。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,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,转租的转租、倒闭的倒闭。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,早已一去不复返了。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?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,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,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,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,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。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,你说,餐饮能好做吗?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,同一家店铺,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。餐饮店开的越多,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,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。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,不惜大幅度的降价,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,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,黯然退场。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,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,就必定要进行“曝光”。餐饮商家最常见的“曝光”方式就是在某团、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。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,想要获取更多的“流量”,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,无休止的被压榨。你说你不投钱,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。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,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,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,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,可同时,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%-25%的抽成。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,利润越做越低,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: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,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。许明开一家餐饮店,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,按照20%的抽成比例,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,一年就是12万,抛去人工、租金、水电等成本,利润所剩无几,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,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,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,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。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,有着强大的流量,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,通过这种方式,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。羊毛出在羊身上,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,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。一份普通的水饺,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,到了外卖上,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,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。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,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,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,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。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,继续被压榨,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。

2020年09月28日 18:01

互联网时代,企业发展的方向

根据《中欧商业评论》的《清华、北大联合调研995家中小企业,如何穿越3个月的生死火线》的报道,账上现金余额能维持企业生存的时间,67.1%的企业可以维持2个月,85.01%的企业最多维持3个月,只有9.96%的企业能维持6个月以上。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2月3日,A股在春节假期后开市,沪深两股有3000多股近乎跌停,哀鸿遍野;2月6日,已经成立13年的知名IT培训机构“兄弟连教育”北京校区停止招生,员工全部遣散;2月9日北京“K歌之王”与全部员工、200多名员工解除劳动合同;2月10日,复工第一天,新潮传媒创始人兼CEO张继学宣布裁员500人自救.......经济的萧条,企业该如何自救?企业如何提高风险能力——萧条是企业再发展的飞跃台1、全员营销——让员工与企业成为风险共同体全员营销是一种以市场为中心,整合企业资源和手段的科学管理理念,很多大型工业企业采用后取得了不凡的成效。即指企业对企业的产品、价格、渠道、促销(4P)和需求、成本、便利、服务(4C)等营销手段和因素进行有机组合,达到营销手段的整合性,实行整合营销。同时全体员工以市场和营销部门为核心,研发、生产、财务、行政、物流等各部门统一以市场为中心,以顾客为导向开展工作,实现营销主体的整合性。2、彻底削减成本、控制利润——让企业紧紧抓住“现金流”巴菲特在现金流上的最著名的评论是:“现金是氧气,99%的时间你不会注意它,直到它没有了。”抓现金流,是企业永恒的主题。在形势好的时候,有收入就有利润,但是在疫情的“寒冬”时期,市场竞争变化、环境资源变化,导致很多企业资金紧张,现金流遇到严峻的考验。面对这种极其特殊的疫情,企业将面临更为严重的挑战,现金流不够、经营效率不高的企业,将在严峻的市场形势面前率先出局。3、构建良好的员工关系——搭建企业和员工之间的桥梁员工关系以员工为中心,构建在人力资源管理的整体机制之下,通过绩效管理、薪酬管理等各种制度发挥作用,尤其是在疫情之下,唯有合力营造企业内部良好的员工关系,维系组织与员工、员工与员工之间正面的心理契约,才能够为企业的健康成长和持续发展提升提供有力保障。4、产业互联网——重新定义企业竞争,在变化中应对变化疫情之下,从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影响来看,产业互联网的意义要比消费互联网更为重大。企业借力互联网,应用大数据、云计算、人工智能等技术,传统企业可以更好地设计满足消费者需求的产品、更有效地组织生产、更快捷地实现产品的流通和销售,从整体上优化组织结构、提升生产效率。产业互联网模式将重新定义行业、产品、组织,也将重新定义竞争。企业只有在变化中应对变化。在产业互联网时代,企业发展只有两个方向。首先是平台化企业,在产业领域通过多种方式做大做强,贯通产业链上下游,提高效率,最终形成行业巨无霸。企业拥有足够的上下游资源,才能够打造产业互联网平台。第二个选项是细分市场的“小而美”企业,聚焦打造产业链条上的精准一个小点,一个细分产品,占有大部分的市场份额,这样的企业在产业链整合过程中,将继续占据优势地位。产业互联网时代的竞争,将是生态圈之间的竞争。企业发展也要有发展的眼光,不仅要从现在看,还要能站在十年后看趋势,用互联网技术来重新构造整个产业链条,了解用户,创新场景,赋能产业链上下游企业。租客网全民合伙人,在智能化的供需配置器支持下,能够快速洞察不同用户群同类需求的特点及趋势。面向市场为8.3亿网民,以及14亿人口,可满足需求跨产业的要素融合市场,能够帮助企业整内部生产运营提供匹配的供给,借助互联网跨产业获取生产要素来更好地满足企业需求,降低企业用工成本及用工风险,让企业与员工两者成为共生共赢的关系。太宰治说:先试再说吧!破局之后,亦有春天来到!

2020年08月29日 10:37

36氪独家 | 长城汽车新设一级部门“数字化中心”,聚合所有数字化业务

长城汽车的数字化转型按下加速键。36氪从多位接近长城汽车高层的消息人士处获悉,长城汽车已在近日设立一级部门“数字化中心”,推动集团的数字化业务进展。出行科技公司仙豆智能创始人李鹏出任长城汽车CDO(数字化中心执行官),负责新设立的数字化中心。这也是长城汽车首次设立该岗位,目前李鹏已经在长城汽车保定总部上任。一位消息人士透露,长城汽车的数字化中心几乎囊括了所有汽车数字化业务,包括智能驾驶、智能座舱、数字化营销平台、数据中台、用户运营平台等。而且,数字化中心的业务将面向整体长城汽车品牌,包括长城(皮卡)、哈弗、WEY以及纯电动品牌欧拉。对于上述消息,长城汽车官方向36氪进行了确认,并表示,“基于长城汽车战略发展及业务管理需要,目前,公司已成立长城汽车数字化中心,整合旗下技术中心和营销中心资源。同时,公司任命李鹏为长城汽车副总裁兼数字化执行官(CDO),全面负责长城汽车数字化中心业务管理工作。”有汽车行业人士向36氪评价,“如果数字化中心整合了这么多业务,长城汽车接下来势必要有一场大的组织架构变革。”数字化转型已经是当下传统车企发展的关键命题。2019年6月,大众汽车集团成立独立软件部门Car.Software,在集团内为汽车软件和数字生态系统开发软件,相关联营公司和子公司的大约3000位数字专家被归入此部门。国内体量最大的车企上汽集团也设立了CGO一职,以推动数字化业务。作为三大民营车企之一,长城汽车2019年全球销量超过106万辆,连续第四年突破百万销量大关,这艘大船的航向显然也早已瞄准了数字化。接触到长城高层的知情人士告诉36氪,长城汽车董事长魏建军一直在关注车企的转型,其曾拜访过字节跳动等头部互联网公司,也和蔚来汽车这样的新型车企有不少交流。2018年,魏建军已经在筹备长城数字化战略落地,当时找了业内大量专业人士交流探讨。2019年,长城汽车成立了数字化委员会,这也是当下数字化中心的前身。转型尝试之下,长城汽车内部的调整举措不断。上述接近长城汽车高层的知情人告诉36氪,2019年德勤入驻,帮助长城对组织架构做了梳理,原先的本部制调整为部制,负责人也从本部长改为总监。在研发方向上,长城内部也以特斯拉为标杆,在推行车辆电子电气架构变革。“当时讨论了两个方案,一个是跟特斯拉一样,直接部署车载计算机,另一个就是域控制器方案,后来考虑到域控制器方案对自研要求相对较小,采用了后一种。”该知情人士说,目前长城正在招募相关人才。当然,推行车企整体业务从工业体系向数字化转型,并不容易。“魏建军很想推动长城的数字化转型,但最大的困扰是,企业机制和传统汽车人的思维已经固化,这几年也做了不少尝试,但成效都不明显。”上述知情人士说,2018年,长城找阿里云做了中台系统,但只是IT部门把不同子系统里的数据聚合在一起,业务线上并没有数字化,这项合作也不了了之,“所以,现在的方向是从外部进入一个角色,来担任真正的操刀人。”李鹏似乎是这个人选。其是汽车电子行业的老兵,曾在全球零部件巨头大陆汽车任职,担任大陆汽车信息娱乐及智能通讯业务单元中国区业务总监,又在2018年,加入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地平线,担任智能驾驶事业部总经理。一位接近李鹏的行业人士告诉36氪,2018年,魏建军找了一批行业人士交流车企的数字化转型,李鹏是其中之一。当时不少人的职级都比李鹏高,但李鹏做了一个3到5年规划,打动了魏建军,“这个规划的大方向是面向智能化、数字化,车企该往哪个方向去走,包括前进的路线。”“李鹏是一个非常理性的职业经理人,不会忽悠人,他会用数据、逻辑来讲一个事情的发展和路径。”该行业人士向36氪转述了业内对李鹏的评价。2019年初,李鹏加入长城,职务是长城汽车副总裁,但公开身份是仙豆智能创始人和CEO,也主要参与仙豆智能的运营。而仙豆智能则成为长城汽车数字化战略落地的前哨。在股权层面,长城汽车与仙豆智能没有明确关系,但两者之间却紧密绑定。除了李鹏,仙豆智能多位高管同时也在长城任职。2019年7月15日,长城汽车召开“GTO全域智慧生态战略发布会”,长城汽车的数字化战略浮出水面,其将和腾讯围绕智能座舱、云、数据中台、数字化用户运营、共享出行等领域开展合作,仙豆智能则是长城汽车在智能网联领域指定的战略合作伙伴,连接腾讯和长城。目前仙豆智能基于腾讯车联方案推出的数字座舱产品,已经在长城哈弗F系车型上搭载。“一年不到,仙豆已经发展到500多人,也在深圳设立了分部,配合长城汽车的出海业务。”一位接近仙豆高层的行业人士告诉36氪。而在仙豆智能的官网介绍中,该公司也不仅仅计划输出智能座舱产品,还包括数据中台和用户运营服务,以“助力汽车行业的数字化转型”。此次李鹏从外部公司回到长城,正式负责长城数字化中心业务,显然也是长城汽车决定加速推动数字化战略的信号。2019年开始,全球车市下行,车企业绩普遍承压,进入2020年,又遭遇新冠肺炎疫情,全球车市再受重挫,车企转型求生的压力迫在眉睫,长城汽车先迈出了沉重一步。

2020年04月27日 10:50